首页 > 新闻动态 > 正文

从加速器到“授销通”,巧克力盒娱乐为IP变现提

2020-12-11    

因为中国人消费升级的需求,整个IP消费品市场规模是在不断变大的,同时资本和上下游企业对于与IP的规模化应用这件事也有很高兴趣,在这一块我们还是有很强的信心的。

作者|齐朋利

这是三声报道的第355家创业公司

在将业务重心从IP孵化以及全版权运营转向IP商业化之后,巧克力盒娱乐最新的动作是搭建了一个IP规模化变现的线上平台——“授销通”。

在去年,巧克力盒娱乐做了御宅超市城与品客薯片、同道大叔与滴滴快车等合作案例。其中在同道与滴滴的合作上,巧克力盒帮同道设计了多款形象和宣言车贴在云贵川渝四个地区投放了2000辆主题快车,滴滴也投放了300多万的同道大叔星座福利打车红包。这一合作在双十一假期期间日均直接覆盖330万人次。

同时巧克力盒娱乐也为电影宣发、少儿图书形象应用、服装店等场景提供了IP授权。截止目前,巧克力盒娱乐拥有以同道大叔、张小盒、麦拉风、《一人之下》、《小睡不着》等20多个IP,品牌涵盖网红动漫IP、影游IP以及绘本IP。

在这个过程中,巧克力盒娱乐虽然在赚钱,但也面临着很大挑战。首先,这些业务大多以IP为核心一对一合作,巧克力盒娱乐扮演着类似IP领域的4A公司的角色。这种情况下,巧克力盒一年可能最多做十个或二十个项目,难以规模化。同时由于市场合作方对于头部IP争夺激烈,头部IP在合作中的话语权也更大。

“我们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一直在考虑IP变现规模化的问题。因为市场上除了头部IP,还有很多肩部IP,客户对IP的需求也很明显,要规模化就需要把相关工具进行数据化模块,打造线上工具平台。”蔡星告诉《三声》(微信公号ID:tosansheng)。

从加速器到“授销通”,巧克力盒娱乐为IP变现提供标准化解决方案

娱乐IP加速器

早在2008年,蔡星就创立了青元素。青元素是一家新媒体影视服务商,“最早我们是做影视短片,因为移动互联网不发达,我们用北京公交车频道去做移动媒体投放。到2010年的时候就做微电影,我们和56网战略合作投放了很多片子。由于微电影商业模式很依赖广告,我们做微电影内容的时候就做了很多广告植入。”

同时青元素也接受广告视频定制,比如2013年短片《记忆的符号》就是青元素为触宝拨号定制的广告作品。其业务涵盖客户关系、创意制作以及互联网投放,并曾是国家电网、中联部、爱德曼国际公关等机构的独家新媒体视频支持机构。

从加速器到“授销通”,巧克力盒娱乐为IP变现提供标准化解决方案

到2015年,蔡星开始考虑切入IP市场。“IP这个词我们在2014年就经常听到,这个词最早来自文学影视领域,我们又一直在和视频网站合作影视内容。我们很看好IP这个想法,就想从影视IP这个狭义的领域拓展到更大范围的IP里去。”

同时蔡星那时开始了解到日本制作委员会,制作委员会IP运营模式包括内容方、运营方和商业方等不同参与方,各方一起孵化运作IP。受这种模式影响,蔡星将自己公司定义为“娱乐IP加速器”,主要业务是围绕娱乐型IP做内容加速和商业化加速,具体包括文学IP漫画化、影视化以及IP版权售卖以及衍生品合作。

2016年初蔡星成立巧克力盒娱乐,COO洪鸿志是前大业传媒高级运营总监,主导过《迪士尼》、《哆啦A梦》等形象授权、《Hello Kitty》新媒体主题乐园授权以及EA&SEGA公司游戏独家代理等,此外团队里还有来自梦之城动漫公司的高管。

成立之初,巧克力盒还获得了场景实验室创始人吴声领投的天使轮融资。当时巧克力盒团队有50人,有文学团队和漫画团队,“我们有签约IP也会原创IP,那时候资本很热,我们觉得原创这个事可以搞。”

经过一段时间的运营,由于从原创到改编再到商业化的业务路径过长,加上资本市场的遇冷,从2017年开始巧克力盒将业务聚焦在IP商业化上。“我们之前做的原创IP之前都是抢的状态,但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明显开始冷了。同时很多IP内容公司在商业变现以及衍生品上做的都不是太好,我觉得这是一个机会。”

在去年,蔡星专门去了日本电通公司考察。电通是日本最大的广告公司,拥有大量客户资源,日本50%以上的IP商业变现是通过电通来做的。而制作委员会的模式保证了各方能相对平均地持有IP,发挥各家优势。但在中国由于IP内容方更有话语权,内容方自己经常会尝试商业化,这就使得其他各方的优势难以发挥。

“做商业化这个事情蛮难的,能做好内容的未必能做好商业化。我个人觉得制作委员会的模式在中国很难分成五个部分去做,但是或许可以分成两个部分,一部分做内容,另一部分做商业化,我们的定位就是踏踏实实把商业化做透。”

从加速器到“授销通”,巧克力盒娱乐为IP变现提供标准化解决方案

IP的规模化变现

在聚焦IP商业化之后,巧克力盒娱乐开始以IP为提供一对一的变现解决方案。御宅超市城与品客薯片以及同道大叔与滴滴快车的合作便是典型案例。蔡星提到,巧克力盒核心团队本身就有客户资源,同时也通过与广告公司合作去连接客户。

完成多个点对点的案例后,为了寻求IP规模化变现,巧克力盒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搭建IP线上变现平台。“我们目前触达合作的IP有一百多个,现在我们会把这些IP陆续录入线上,巧克力盒不再是IP代理公司而是IP发布平台。巧克力盒会把IP打造成标准产品包,简单来说,是把每个IP进行模块化、标签化。”

蔡星告诉《三声》(微信公号ID:tosansheng),巧克力盒的业务模式是服务+IP,“IP+服务更像是找IP授权顺便提供服务,但解决不了根本问题。我们把服务提到更前面的点,是因为我们会提供IP授权、IP营销、IP销售一体化的服务。”

从加速器到“授销通”,巧克力盒娱乐为IP变现提供标准化解决方案

在IP授权板块,巧克力盒会根据企业需求将IP分为十个模块化标签,“客户进入后会看到IP的一系列相关信息,比如IP粉丝画像、粉丝分布、之前跟哪个品牌合作过,合作效果如何,最近有什么动态,这些数据关乎企业愿不愿意和IP合作。这是匹配服务,在匹配服务完成后当然就拿授权,服务完之后的IP产品设计以及IP营销策略都属于我们的定制化服务,这个会有我们线下团队去跟进。”

根据蔡星的计划,到今年年底巧克力盒娱乐会录入300到500个IP,“这次不仅仅是娱乐型IP了,现在我们也在接触文化类IP,包括颐和园、敦煌这样的文化型IP我们也会涉猎。今年我们会集全力做线上,完善IP数据,完善匹配系统、定制服务以及后面的渠道系统。”

4月3日的发布会上,巧克力盒请到了京东和中国礼仪休闲用品工业协会做联合主办。这两家也会是巧克力盒未来的合作方,其中京东代表的是销售渠道,而礼仪休闲用品工业协会拥有很多企业和供应商资源。“我们是有IP资源和IP服务能力,是帮企业解决IP需求的,京东是产品销售渠道,我们三方是这样的关系。”

在IP产品设计上,巧克力盒娱乐更多是在做IP大众消费品而不是深度的衍生品。“我们的目标去做大众都会去买的消费品,这也会产生一个情况,就是IP在里面扮演的角色重要性。IP在消费品领域确实会有赋能的作用,但最终还是取决于产品本身是不是够好。我们没有把IP的作用夸得很大,还是在强调服务。”

对于非头部IP的市场接受度问题,蔡星认为,这取决于授权金以及粉丝匹配度,“比如一个产品是垂直于母婴领域的,很多母婴类IP可能不是一个大的IP,但这个IP确实很受孩子或家长欢迎。如果客户的目标受众是母婴人群,就可以考虑拿这个IP。其次头部IP授权金也要更高,客户也要考虑自己的预算水平。”

之前,巧克力盒与IP的合作关系更多是签约独家或代理,在转到打造线上平台之后,巧克力盒更像是一个连接买家和卖家的B2B平台。“因为要集中精力做线上平台,我们把很多去年项目都停掉了,后面我们可能还会开自己的京东自营店。”

在蔡星看来,当前IP市场的局部市场并不算好,但IP消费品领域还是在快速增长。根据国际授权业协会的数据,2016年中国IP授权市场规模为81亿美元,到了2017年,这一数字增长了46%,达到119亿美元。“因为中国人消费升级的需求,整个IP消费品市场规模是在不断变大的,同时资本和上下游企业对于与IP的规模化应用这件事也有很高兴趣,在这一块我们还是有很强的信心的。”

©三声原创内容 转载请联系授权

联系客服: 2578037309
工作时间:9:00-18:00(工作日)